教辅热销慎加码,千万家长

作者:中小学

  这几天,不少小学陆续召开了新生家长会,没有经验的家长们只能拿着家长会上班主任开出的清单“照单执药”。

  家长意见

书店人流增三成

  一些学校已经采取了措施减轻家长负担,在家长会当天约书商到学校门口现场售书,省得家长再抽时间跑书店,也有的热心家长自己组织起来互相帮助。

  2002年7月,广东省物价局、广东省教育厅、广东省财政厅联合下发的《关于我省中小学收费全面实行“一费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全省中小学收费全面实行“一费制”,即除住宿生缴交的住宿费外,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初中学生以及非义务教育阶段的高中(含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学生,只缴书杂费(课本费、作业本费)或学杂费。未经省政府批准,任何部门(单位)和学校均不得擅自立项收费。

“平时为了我的学习,父母给我买了好多书,但不是试题解析、英语语法知识,就是《黄冈题库》,从来都不让我看其他的书。父母经常说,只要看学习上的书就行,其他的书等上了大学再看。”刚上初二的赵竹梅说。而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很多孩子最爱看的是幽默笑话、漫画以及科普类的书籍,因为这类书籍比较轻松,同时可以开阔学生的眼界。但是与此相反的是,几乎大部分家长在平时给孩子购买的都是教辅类书籍。

  一些学校的家长会设在本周的工作日,更让家长挠头,“29日才开家长会,不知道要不要买辅导书,那么迟又要上班哪有空闲时间去买。”

  陈学敏、卫胜岚

新学期开学以来,记者连续走访中山市多家大型书店,发现教辅书销售异常火爆,各种“大全”、“宝典”、“指南”等书籍让学生和家长眼花缭乱。不少学生在为如何挑选书本的问题头疼,家长们要求读的辅导书,学生自己不爱读;自己爱读的课外书,家长们又不让读。课外读什么书让学生和家长产生了矛盾。许多家长认为,买辅导书花钱并不心疼,即使孩子的学习成绩只提高一点,也是值得的。不过,多数老师则认为,购买教辅书宜精不宜多,否则不但起不到作用,反而会成为学生的负担。

  支招:家委会组织“团购”

  羊城晚报记者再读《通知》,发现教辅材料在“一费制”之外。

“尽管每年买书都要花上百元,可是期末一看,孩子的很多书都没做完,有的干脆是空白,可是下学期开学,你还得买,其他同学都有,你不买感觉就是没尽到义务。”刘女士望子成龙,表示不能让女儿输在学习上。

  由此便产生了新麻烦:“每科都有几本辅导书,一些热门的倒还好,比较冷门的只能在书店、网店轮着找,很难在一间书店就搞掂(买书)。”天河区家长温先生对记者表示。

  ———家长周女士

南方日报记者邓泳秋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选教辅,考的是家长 林桂炎 摄

辅导书宜精不宜多

  “一费制”后辅导书要自己买

  □教辅资料质量参差

日前,记者在石岐购书中心、新华书店等几家书店里看到,中小学教辅类图书的书柜旁挤满了挑选辅导书的中小学生,有的和好友结伴,有的由家长陪同。在实验高级中学读高一的一名女生告诉记者,开学后,班上的同学都到书店购买教辅图书,基本上每科都要配上一本。

  家长帮新入学的孩子“执齐”数十种辅导书颇费周折

  家长“扑书”扑到腿软心烦,而学校代购又会埋下利益隐患,教辅书似乎落入了无解的“两难”境地。

“目前对学校组织订购教材和教辅材料有严格限制,学校一般不能出面代劳。按照有关规定,中小学阶段,学校不能向学生强制征订任何辅导材料,因此,如果学校仅仅是根据教学需要建议学生购买辅导书,则没有违反有关规定。”其中一名陈姓老师表示,通常老师只能把所需要的教辅书书名抄给学生,让学生和家长们自己去购买。

  记者了解到,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全部实行“一费制”,规范了学校的收费行为,学校不再统一为学生购买辅导书,只把在教学中会用到的辅导书列个清单给家长自行购买。

  开学前夕,记者连续调查了广州市多家大型书城,发现教辅书销售异常火爆,品种繁多且呈泛滥之状:“大全”、“宝典”、“指南”,让学生和家长眼花缭乱。

而另一位陈姓家长表示,他的孩子正上小学,开学后,老师开出了要购买的教辅书目录,但没有想到在购买的时候这么麻烦。“我不反对学校指定购买教辅书,但书店的服务态度太让人失望了,根本就不会领你找到要买的书,全凭自己在这么大的书店里找。”在记者的采访中,多位家长情绪激动地表示,既然老师已开出教辅书目录,干脆由学校代劳算了,既不会买错,又保证能买到,还不会让家长“跑断腿”。

  东风东路小学学生家长邹女士说,女儿所在的班有家长委员会,每学期初都会组织“团购”。网友“littleling”说:“每人交200元给家委会,由他们负责购买辅导书和本子。”

  记者在阳江公大教育书店也找到了那些梅州中学生投诉的教辅书,这些叫做“堂堂清”、“周周清”的《周末大本赢》、《课堂8分钟小测》教辅书,封面上写明由广州出版社出版,不过怎么找都找不到刊号,更别说责编、印刷等必须的信息。封底也没有ISBN码,只是注明了“建议零售价××元”。离奇的是,作为没有书号的出版物,这些书上竟然还贴有“防伪贴”,提示“无防伪贴为盗版”。

记者随机采访了多名正在选购教辅书的学生家长。刘女士的女儿正在上初三,她告诉记者,每个学期,她都会给女儿买参考书。可是参考书的种类实在太多,不但出版社不一样,里面的内容也有差异,平时工作很忙,不能一一了解孩子的课程进度,买书时就犯了难,不知道哪本书更适合孩子,只好看包装、看出版社、看印刷质量。

  本报讯 (记者伍仞)开学在即,书店和文具店的生意渐旺。近日,有家长在网上发帖感叹,帮新入学的孩子“执齐”数十种开学必备文具和辅导书颇费周折,“读个小学伤不起”。由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现在实行“一费制”,不再为学生统一购买辅导书,每年开学前后都有家长为孩子买书“跑断腿”。

  正在买书的张先生说,他的孩子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开学前学校便给学生开出了一份分类购书通知单,但没有想到购买的时候这么麻烦。按照学校要求,家长需要为孩子购买7本教辅书。张先生说,他从收到通知的第二天就开始到新华书店、购书中心等处按图索骥,“书名全部都差不多,要准确找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师开书单,家长跑断腿。”显然,作为家长“初哥”的张先生无法理解,“既然这些学习资料都是教学必须用的,为什么学校不能统一购买呢?” 

而有些家长认为故事类、百科类等方面的书籍用处不大,不如多做点题好。但其实,这类书籍可以开阔视野,陶冶情操,应该鼓励孩子多看。对于辅导类的书籍,内容紧贴课本,很多带有拔高性质。如果孩子喜欢的话,家长可以放手让孩子自己挑选。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两难”的漩涡中心,就是承受着多方质疑与指责的中小学校。但一说起教辅书,学校也觉得冤枉,不少老师也都向记者大吐“苦水”。

家长难“当家作主”

  八本辅导书三个地方才买齐

  说到底还是教育行政的问题,教育管理部门应该想方设法解决学校统一订购的监督问题,而不能将风险或压力转嫁到家长身上。   

除了老师“钦点”的辅导书外,不少学生、家长还会“加码”购买自认为有用的辅导书。在走访中,记者发现很多家长购买教辅书时,看到其他家长买什么就跟着买什么,哪种书卖得最多就选哪种。对此,在中山市华侨中学有多年班主任任教经验的陈老师表示,目前,市面上各种辅导书名目繁多,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拼凑而成的,内容大同小异,这些书籍未必能提高成绩,反而浪费时间和精力,增加学生的负担,影响其主动性和积极性,因此家长不必购买过多。

  “真的伤不起,还有两本辅导书没买到呢!”“小猪妈”的感叹引起越秀区家长“湛湛SHAVA”的共鸣,“我还差一本《全程学练考》没有买……在哪儿买啊?”

  老师开书单,家长跑断腿

对此,有教育人士表示,自从中小学实行“一费制”后,学校就不能要求家长缴交除了书本费以外的其他购买书本的费用。为“避嫌”,学校不敢集中收钱代购教辅书给学生。

  不过,也有家长认为,如果学校统一买,没办法让全部的家长满意,可能又会产生乱收费的现象。

  一位经常帮学校购买教辅书的学校职工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有的学校用盗版书,是因为有很高的折扣。”据他透露,一本标价3.8元的盗版教辅资料,图书公司批发购进往往只需0.6元,然后以1元左右的价格转卖给学校,学校再以原标价卖给学生,中间的差价巨大,具备相当的诱惑力。

据新华书店的店员介绍,近日人流量比平时增加了三成左右,各类练习册等教辅书销售量也迎来了销售高峰。为了确保教辅书的正常供应,书店参考往年的销售情况,今年还加大了“黄冈小状元”、“教材全解”等系列教辅书的预货量。正陪孩子买书的林女士告诉记者,开学后,有些热门教辅书真是“一书难求”。

  海珠区一名小学新生家长“小猪妈”在网上发帖,详细罗列出自己为孩子准备的几十种物品。为了买齐老师要求的8种辅导书和教材配套录音带、卡片,她在购书中心、淘宝、当当三个地方才买齐。

  □责任转嫁家长辛苦

面对学生开学前的购书热潮,各家书店早有准备,均在显眼的位置陈列了针对各学科的辅导教材,还有常用的工具书,如《新华词典》、《英汉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一些书店还推出了“教辅类图书打折”活动来招徕顾客。

  在广州大学读大一的小罗,今年暑假为备考英语四级特地去买了几本辅导书,她发现每一本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差错,最为常见的就是题目重复和答案错误,错得最离谱的是其中一套试题多处重题,而且竟有3道选择题的题干完全相同,答案却各不相同。小罗说:“这些辅导书虽然都自称是全真模拟试题,但后来发现绝大部分的题目是由自考真题变换顺序重新组合而成的。”

记者走访发现,除了教辅书热销外,点读机、学习机等数码教辅工具也开始热销。在市区一家超市的图书区内,记者看到这里的点读机品种较为齐全,价格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不断有学生和家长前来咨询、购买。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最近几天,他们每天都能卖出10部左右。

图片 1

虽然各大书店内各种科目的参考书琳琅满目,习题、试卷、每日课堂小练、名师解题技巧等一应俱全。可是面对种类如此多的教辅书,家长们却犯了难。

  一些学生和家长反映,这些教辅书普遍存在错别字多、纸质差等问题。梅州某中学有多名学生反映,由老师帮他们统一订购的每本100多元的教辅书,大都印刷很差,一摸满手油墨,他们怀疑这些“天价教辅书”可能是盗版。

  “我已经来了三次了,但还有一本书没有买到。”学生家长谢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女儿今年升读小学六年级,以往每科每学期至少要买两本以上的辅导书,这些辅导书以前由学校统一购买,后来有些家长认为辅导书太多了没必要,也有家长担心学校与经销商等建立利益同盟“吃回扣”,拒绝在校购买,因此现在老师只在开学时列出教辅书的名称让学生自行解决。谢女士表示,虽说学校说以自愿为原则,但老师给孩子布置作业就是从那些指定的教辅书上选的题,不买的话孩子连作业都没法做。

  而在一种名为“早读材料”的教辅书的封面上,赫然印着该教辅系列由华师附中、东莞一中、惠州一中等名校一线骨干教师联袂编写。惠州市教育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经调查,惠州一中并没有参与任何教辅书的编写,如有人打着学校的名号进行盈利性活动,学校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学校统一买,质量难保证

  专家指出,这些非法出版物一旦流入课堂定会误人子弟。

  □交给谁买都很纠结

  陈老师建议,学生在选购辅导书时要看出版社,而且要结合自身情况,选择真正适合自己水平的教辅书。

图片 2

  今日看点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关于有学生投诉教辅书过多造成浪费的问题,陈老师表示他向学生推荐的教辅书一般不会超过两本。考虑到升学率,老师通常都希望学生能通过接触不同的题目来查漏补缺,提高解题能力,因此可能会出现教辅书过多的情况,“其实老师也想学生不用做练习就能出好成绩啊,但这是没可能的事”!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在目前的教育机制下,日常教学中如果没有统一的辅导书,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教学质量的提高。”广州市教育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目前全国都面临着教辅书的问题,究竟怎样解决,途径还在摸索之中。

  除了广州,梅州、河源、阳江等地热卖的教辅书也问题多多,不少由学校统一购买的教辅书都存在质量问题,有些甚至是盗版。

  调查显示,不少教辅材料存在着大同小异的弊病,有的相互抄袭,有的纸质粗糙印刷简陋,有的居然存在不少错误。

  “按照规定,中小学阶段学校不能向学生强制征订任何辅导材料,如果学校仅仅是根据教学需要建议学生购买辅导书,就不会违规。”陈老师介绍说,在他教的班里有家长自行成立了“家长委员会”,每个学期初都由家委会为全班同学统一采购辅导资料,这样既不违规,也免除了每位家长自行购书的麻烦。

年年开学时,家长孩子都要忙成一团  羊城晚报记者  林桂炎 摄

  在家长和孩子四处“扑书”的同时,记者也对整个教辅书市场进行了调查。

  然而,随着应试教育的日趋激烈,教辅材料在老师、学生和家长的眼中越来越重要,谁敢不买?谁敢不用?而本为堵塞收费管理漏洞的《通知》,却令学校与家长同时感到“纠结”———学校不统一采购教辅书,家长跑到“头大”;学校统一采购,则会违反“一费制”规定。

  针对名目繁多的教辅书,家长和学生在选购时大多比较盲目。有的家长购书心切,跟风走,看到别人买什么就买什么;有的家长只要看到书上冠以某某名校试题等诱人的名称,无论合用与否,一把就搂了过来;也有些家长跑到腿软,却怎么也挑不到合适的。

  说起教辅书,老师倒苦水

  为此记者采访了广州出版社,出版社负责人表示他们从未出过这样的教辅书,初步断定那些都是盗版书。

  ———家长林女士

  来来回回跑上这么多趟,路费花了不少不说,还买不到合适的,也耽误了孩子的学习。如果学校能够统一购买这些教辅书,只要价格不比书本标价贵,就不是问题。———家长郭先生

  今天,广州180万中小学生和60万幼儿园小朋友共同迎来了新的学期,大大小小的书店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教辅书销售高峰;也就是在开学前后的这几天里,仅广州市就至少有上百万中小学生家长要顶着硕大的太阳奔波或将奔波于寻找、购买教辅书的艰难路途上,苦不堪言;而广东全省,同样际遇的家长,不下千万……

  广州市荔湾区某中学的陈老师告诉记者,自从中小学实行“一费制”后,学校就不能再要求家长缴交除了书本费以外的其他书本费了,但主要学科使用教辅书的情况又客观存在,所以多数学校在开学时都只能由老师推荐教辅书目录、让学生或家长自行到书店购买。

  上周五傍晚,记者在北京路新华书店的购书人群里,看到了各色各样的书单,有的只是一张便笺,有的是老师发的短信,而最长的一张竟然写满了一页练习纸。

  □一纸禁令看似公正

  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卸给家长呢?是因为怕出现猫腻而投鼠忌器?还是因为怕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师不开书单,我们不知道该买什么书;老师开了书单,也要我们家长东奔西跑,多麻烦啊!还是学校统一购买比较好。———家长黄先生

  新华书店一工作人员透露:“因为学生购买时间集中,常常是刚一进货就被抢购一空,而有时老师要求购买的教辅书书店根本就没有,家长想买也买不到。”他告诉记者,书店根本就摸不准那么多的学校和那么多的老师要用哪家出版社的哪个版本的教辅书。一些热门教辅书短短几天就卖完了,有一些正在加紧补货,而有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货:“像《黄冈小状元》、《中学教材全解》等较多学校和老师选用的超级畅销书,我们才可能多备点。那些比较冷门的书,虽然编得不错,但销量小,卖完了我们也不敢随便补货。”

本文由香港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