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鹮回到湖北,50年后重临黑龙江

作者:国际学校

看着鸟笼里那10只长嘴大鸟,德清下渚湖80多岁的老人高阿弟不禁感慨:“50多年前这里朱鹮好多的,出去打渔时就能看到它用长嘴在水里东戳西戳,捕泥鳅吃。”昨天,从陕西来的10只朱鹮(5雄5雌),在德清下渚湖湿地安家落户。这意味着在浙江消失了50多年的“国宝”鸟种终于回来了,而浙江也开始重建保护朱鹮种群。现场: 5对忠贞情侣惹人怜爱朱鹮,世界珍稀濒危物种,我国一级保护动物。这些很多人都知道,但很少人知道:它们是动物王国最专一最痴情的物种,终身恪守一夫一妻。如果伴侣不幸早逝,它们绝不会再开始另一段感情。人称“朱鹮姐姐”的杨小曼,是陕西来的金牌饲养员。这次她跟随5对情侣一起长途跋涉,目的地就是下渚湖湿地内一座叫“扁担山”的小岛。那里,有这10只朱鹮在浙江的新家——被葱郁植被环绕的一个数百平方米的格式铁笼。看着笼子里惹人怜爱的两只朱鹮,有人兴奋地发问:“为什么有些朱鹮是淡灰色,有些朱鹮羽毛发红?”杨小曼这样解释:“朱鹮会变色,繁殖期呈浅灰色,生蛋孵出宝宝后,它们的羽毛又会变成美丽的红中带白。”正说话间,一只母朱鹮饿了,扬了扬长嘴,另外一只雄朱鹮马上用嘴递来一只活泥鳅,情意绵绵。“这么忠贞的生物,万一有一只死了怎么办?”有人开始担心。站在一边的浙江大学方盛国教授说,我们会派科学家和专职的饲养员照顾这5对朱鹮,它们也都非常强壮,看起来情况很不错。“万一需要再调拨朱鹮,我们也会全力支持。”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负责人说。疑问:这些朱鹮是花百万元买来的吗浙江土地上最后一次见到朱鹮是在1956年。据省林业厅森林资源处副处长赵岳平介绍,当时在宁波采集到3只朱鹮。数年来,浙江不断试图重建朱鹮种群。据赵岳平回忆,2000年左右,国家林业局曾考虑从陕西省调配一些朱鹮给浙江,但当时陕西省考虑到种群还没多到引种的程度,因此没有成功。去年,在国家林业局的再度调配下,5对朱鹮终于在几天前运到了浙江。就在5对朱鹮运来浙江的前后,一个消息不胫而走:“这些朱鹮是浙江以每只10万元的价格从陕西买来的!”对此,浙江省林业厅有关负责人十分肯定地说:“根本不存在买卖朱鹮的行为,我们也不允许存在这种行为。”那么,百万元引进保护资金到底是怎么回事?方盛国教授说,上百万经费是作为保护重建浙江朱鹮的科学研究经费,这经费包括跟陕西省合作做朱鹮的后续研究,如记录监测、笼舍修建、购置科学仪器等各种朱鹮科研保护所需。德清林业局负责人也证实:省林业厅拨出100万元,德清县政府拨了100万元,这些都是用于朱鹮种群重建保护科学研究的。对朱鹮易地在浙江重建保护种群,国家林业局非常支持。4月13日,国家林业局保护司给浙江发来贺信,对浙江自筹资金率先实施朱鹮易地保护与种群重建项目给予了高度评价。“拯救朱鹮不容易,易地保护更有利于朱鹮种群保护。”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负责人说。据记者了解,曾同样面临濒危的美国国鸟白头海雕、中国的麋鹿,都因为易地种群保护而摆脱了濒危的命运。意义:朱鹮能监测环境“一天能吃半斤活泥鳅的朱鹮对环境很敏感,能作为环境的警示监测动物。”方盛国教授说。要保护朱鹮,首先要保护朱鹮栖居的环境,要保持传统的耕作方式,要保留冬水田,不允许使用化肥农药以及不能向湖里排放污染物。“德清的气候水环境很适合朱鹮。”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孙承骞说。方盛国说,2004年,他们曾到临安、安吉等浙江有湿地的地方都去调查过,最后大家认为德清下渚湖湿地从综合素质来说最适合作为国宝的浙江易地保护地。“下渚湖湿地水环境很好,周边没有污染,当地对鸟类的保护热情又很高。”朱鹮喜欢安定。遇到一个水环境好、食物充足没有打扰的合适地方,它们会永久地留下来。“不仅希望它恢复成为下渚湖的老居民,更希望整个浙江能不断见到它们的身影。”方盛国说。未来:在全省各地推广朱鹮保护有了自己的新家,5对朱鹮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赶紧适应环境。目前,这5对朱鹮中,已有3对进入繁殖期,很怕受到惊扰。“我们一切以保护朱鹮为重。”下渚湖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朱伟说,如果朱鹮身体状况合适的时候,会作为科普教育项目让游客在观鸟平台通过望远镜观看。3个观鸟平台,其实就是离鸟笼800米之外的凉亭。“游人通过望远镜能看到它,它处于丛林掩映中,却看不到人,应该不会打扰它们的。”据了解,德清县林业局初步考虑,如果观鸟台建设及时,可能会在5月1日短暂向少量游人开放。国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质基因保护中心表示,最近几年主要任务是繁育5对朱鹮,扩大种群,一旦种群足够多了,就会将强壮的朱鹮在下渚湖湿地予以放飞,让它们真正变成适应下渚湖湿地的野生朱鹮。而当繁育工作一旦达到合适阶段,将会在浙江各地推广朱鹮保护。(何晓玲 洪慧敏)2008年04月17日

本报德清4月16日电 (记者 肖国强 通讯员 张健康) 长嘴、凤冠、赤颊,羽毛灰白中透红……长相优雅美丽、外形比白鹭稍大的国宝朱鹮,在阔别了浙江50年之后,今天终于回来了。今天下午,省林业厅、浙江大学和德清县政府联合举行“朱鹮易地保护暨浙江种群重建”项目启动仪式,欢迎10只朱鹮(雌雄各半)在德清县下渚湖湿地“安家落户”。  朱鹮的“家”在下渚湖湿地中央的一个鸟岛上。每对朱鹮都居住在一个长、宽、高均6米的网状的“大房间”里,里面有一棵女桢树、一个稻草搭的鸟巢、一根供栖息的树干和一小片活动场,还有一个小水池养着一些泥鳅供它们觅食。朱鹮们时而在树干上走动,时而伸展双翅飞行,有时发出叫声或用喙相碰两两“交谈”。给它们在下渚湖湿地上“安家”圈养,是为了让将来有更多的朱鹮在浙江飞翔。项目首席科学家、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国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质基因保护中心主任方盛国说,这10只朱鹮都是经过陕西省林业厅同意、从陕西省珍稀动物救护中心引进并被圈养的,最小的今年5月才满一周岁,年龄最大也不过10岁。从今天起,它们就肩负着在浙江“生儿育女”、重建种群的“重任”。朱鹮是全球濒危等级最高的鸟类物种,也是我国一级重点保护的“国宝级”物种,上个世纪中期一度被认为已经灭绝。我省发现最后一只野生朱鹮,距今也已有50年之久。1981年,我国科学家在陕西重新发现了7只朱鹮,引起了全世界震惊。之后,经过20多年努力,我国目前已有野外就地保护和人工圈养的朱鹮1200多只。为了给朱鹮在浙江寻找一个合适的栖息地,课题组花费了3年多的时间。方盛国说,朱鹮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高,不仅要有山、有水、有岛,而且还要有大树可筑巢,有清水可觅食,还要没有生活污水和农药化肥污染。最终,课题组选择了环境优美的德清下渚湖湿地为它们“安家”。以后,科研人员将开展朱鹮种群结构与遗传结构的研究工作,以提高其繁殖潜力和抗病能力。(2008年4月17日)

中新网湖州4月16日电 (江耘 周炜)这几天,浙江德清县下渚湖湿地变得热闹起来,十只长相奇特的鸟在这里安了家。据了解,这些鸟是朱鹮,是浙江大学与德清县联合从陕西省引进而来的。朱鹮是全球濒危等级最高的物种之一,上个世纪中期曾一度被认为已经灭绝。 一九八一年五月,中国科学家在陕西发现了七只野生朱鹮。此后,拯救工作立即展开。二十多年来,野外就地保护和人工圈养的朱鹮已突破一千只,暂时摆脱了物种灭绝的命运。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国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质基因保护中心主任方盛国,从二00一年起开展朱鹮的保护遗传学研究工作。“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人工圈养的朱鹮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种群退化现象,朱鹮后代中患夜盲症、白内障和翅膀外翻等遗传性疾病的比例有所上升。”方盛国说,一个濒危物种若要完全摆脱灭绝命运,并非仅仅是数量上的上升。方盛国告诉记者,朱鹮要摆脱灭绝命运必须要有适宜的栖息地、种群数量快速增长,以及具有一个以上的繁殖潜力大和抗病能力强,且可随时向野外提供放归或重引入个体的稳定的人工种群。对于朱鹮来说,目前实现第三个条件还有距离,这已成为我国朱鹮物种拯救工程中亟待解决的重点问题。方盛国介绍,浙江大学与德淸县联合启动了“浙江朱鹮易地保护暨野外种群重建”项目,要将这些朱鹮作为“种子”,开展维持朱鹮合理的种群结构与遗传结构的研究工作,从而提高其繁育子代的繁殖潜力和抗病能力。方盛国从去年起为朱鹮寻找合适的栖息地,经过近一年的考察论证之后,课题组决定让5对朱鹮前来德清下渚湖湿地“安家”。据方盛国介绍,德清下渚湖湿地是目前华东地区保存最完整、面积最大的湿地之一,保持着完好的原生态环境,十分适合湿地鸟类生活。记者在下渚湖湿地看到,朱鹮的“家”很宽敞,每对朱鹮都居住在一个长、宽、高均六米的“大房间”里,每个“房间”都有一棵女桢树、一个窝、一根供栖息的树干和一小片活动场。在“家”的中央,有一个小水池养着一些泥鳅供朱鹮觅食。朱鹮们大多时候在树干上迈动优雅的步伐,偶尔伸展双翅飞行,有时发出叫声或用喙相碰两两“交谈”。护送并前来指导朱鹮饲养的高级饲养员杨小曼介绍,这些朱鹮年龄最大的十岁,最小一周岁不到。“如果一切顺利,今年上半年就将有小朱鹮降生。”方盛国说,根据“浙江朱鹮易地保护暨野外种群重建”工程项目的计划,研究小组将在五年内开展朱鹮的种群重建,实现人工繁育朱鹮在下渚湖的放飞,从而使该项目成为朱鹮在我国曾经的分布区实现种群复壮的示范性工程项目。据悉,此次朱鹮重返浙江,距离浙江发现最后一只野生朱鹮已有五十年之久。(2008年04月16日)

本文由香港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